飞言情 - 同人小说 - [综]拥有黄文主角光环后处处嫖(np主受)在线阅读 - 如果没有系统(7)

如果没有系统(7)

    14.

    博士爱好:摸鱼。

    波本爱好:消耗组织经费。

    二人一拍即合,直接开启美国旅行计划,四处吃喝玩乐纸醉金迷,仿佛把组织的任务忘得一干二净。

    苏格兰:好吧,只能同流合污了。

    毕竟他只是博士的跟班。

    本以为这次他们准备对任务敷衍了事,没想到先后抓到两人凌晨两点不睡觉偷偷摸摸干活。就像每次在同学面前玩,回家后却刻苦学习的卷王学霸。

    当晚,诸伏景光只是半夜醒了起来喝水,就发现另外两人的房间里有灯光。

    他直接打开客厅里的大灯,然后挨个敲门,友善地问:“需要我帮你们煮一壶咖啡吗?”

    降谷零:……!!

    博士:……!

    见事情败露,降谷零默默合上电脑,掩耳盗铃般的关掉台灯假装无事发生。他反思道:不该和他们同住一个安全屋的,早知如此应该在酒店开个房给他们呆。

    不擅长读空气的尤德尔扬声答道:“加三块糖,谢谢!”

    “……现在是凌晨两点,博士,你是打算通宵吗?”诸伏景光问声问。

    “可是只差一点就做完了。”尤德尔藏了个人工智能,用它干活效率高到离谱,他们甚至整出了人脸识别模型,能够分析监控录像查人。

    躲在房间里不肯出声的降谷零觉雨宫博士太勇了,面对这样的hiro还能如此作死。

    诸伏景光其实并没有特别生气,他已经习惯博士对自身健康毫不在意的态度,决定强行抓他去睡觉。

    然而,门推不动。

    “我锁门了,嘻嘻。”尤德尔得意洋洋道。

    贴着门缝偷听的降谷零不忍直视地捂住脸,原来雨宫博士是这种调皮的性格吗,真是辛苦hiro了,年纪轻轻就当了爹。

    诸伏景光利索地撬开门,抱起躲在门后震惊的博士往被窝里塞。

    “苏格兰,你居然会撬锁!”

    尤德尔觉得这位卧底警官很刑,难道是混黑前特意培训的技能?

    诸伏景光现在都不会为自己某些行为找借口,因为博士对他表现得很信任从不在意疑点,他只是皱眉道,“居然光着脚踩在地上,还不穿睡裤。”

    两条大白腿露在外面,他抱上去的时候,感受到皮肤偏凉,显然博士已经不穿睡裤在椅子上工作一段时间了。

    降谷零听着他们十分日常的对话,有种诡异的既视感:hiro其实是年纪轻轻无痛当妈。

    “气温不低,又不是不穿内裤……你不是见过很多次了吗。”博士嘟囔着。

    他在私人领域向来随意,有时候洗完澡出来直接腰围浴巾走来走去,纯情的苏格兰从一开始不忍直视到现在已经无动于衷。

    “外面还有波本,稍微注意一点吧。”诸伏景光无奈道。

    “都是男人又没关系,还是说……他是男同?”

    诸伏景光微笑道:“我不确定波本的性取向,说不定是呢。”

    偷听中的降谷零:……喂!

    为什么突然扯上他的性取向,他是无辜的!Hiro你为什么要这么说!

    听着背叛他的幼驯染温声细语把人哄睡下,降谷零悄悄推开门,准备和诸伏景光来一个“友好交流”,却见他出来后站在原地发愣,脖子和脸颊都攀上红晕。

    母爱变质了——男同竟是你自己!

    降谷零震惊地想。

    黑暗中,两名卧底搜查官的视线对上,沉默许久,诸伏景光装作无事发生的样子找到友人悄悄交换情报。

    时钟转到了凌晨三点。

    猫眼青年故意道:“希望Zero以后不会秃头,总是在熬夜对身体可不好啊。”

    “……我的发根很坚强,不必担心。”因为肤色深看不出黑眼圈的降谷零不甘示弱,“倒是你,我有一个问题,你的性取向……”

    诸伏景光:“咳咳!”

    降谷零露出半月眼:“Hiro你脸红了。”

    “……好了,很晚了,赶紧睡觉吧。”面对幼驯染的反击,诸伏景光只能落荒而逃。

    “转移话题的话术有点拙劣,教官知道了肯定会生气。”降谷零揶揄道。

    说完,二人都笑了。数年未见,对方还是以前那样。

    每次想到有同伴在一起努力,他们也能更加坚定地行走于黑暗中,为了黎明的到来而奋斗。

    15.

    对辛多拉的调查进展很快,尤德尔有了大把摸鱼时间。

    他以前协助组织掌控这家公司的时候,还顺手改变了一个孩子的命运,将他和他茫然的生父打包扔去一个包容开放的学院。这孩子很快就扬言“想创造出能够改变世界的游戏”。

    很好,这个世界游戏的未来就靠你了!

    “这样真的没问题吗,博士?”

    诸伏景光在整理桌上摊开的资料,以他恶补的知识足够看懂部分内容。

    明明辛多拉这边有研究资料泄露出去了,博士给组织的回复却是一切正常。

    “这才哪到哪啊,不用在意。”尤德尔瘫在沙发上,对那些资料不屑一顾,“等研究进入某个阶段,我还打算对全世界公开所有成果,到时候不知道他们会有什么反应呢。”

    诸伏景光愣住了。他几乎怀疑起自己的听觉,似乎听到了博士“背叛组织”一般的发言。

    见震惊的卧底警官盯着他,博士安抚道,“放心好了,苏格兰,我干坏事前会提醒你快逃的。”

    “……您为什么要那样做?”诸伏景光不太理解。竟然要把研究成果向世界公开。他不赞同道,“组织是不会允许这种事发生的。”

    “单打独斗无法达成目标,得先带动世界各地的基础。我先斩后奏,组织也来不及做出反应,而且,一想到某个老头子会有什么表情,我就觉得快乐。”

    尤德尔有点累了,独立研究毫无意义,他已经摸透这个世界的规律。所以他决定把桌子掀了,管他组织想干嘛,他舒服才是最重要的。

    柯学设定让全息游戏仓得以跨时代诞生,但也同样限制了它的发展,如果不能让全世界的科技进步,则永远不可能达到他原本世界那样的“完全潜行”。

    简单来说,就是原作的离谱柯学世界观让他能够跳过很多步骤达成全息和人工智能技术的开发,但是再进一步的内容,抱歉,因为原作里没有,所以柯学的极限也到此为止。

    尤德尔略过超游内容,尽量作出解释。他想提升全世界的研究水准,让所有感兴趣的研究者共同钻研真正的全息。比如前世的医疗用设备“Medicuboid”。

    (注:Medicuboid的原型机为NERvGear,但比它的电磁脉冲高数倍,可以完全中断神经所传给大脑的信号以达到消除痛苦的目的。虽然病人感受不到痛苦了,但是疾病本身并没有被治愈,所以大多用于绝症病人的“临终关怀”。)

    “博士……”诸伏景光听着听着,表情越来越震撼,看向他的眼神十分动容,仿佛他已经为了大义牺牲了一样。

    “……不要用那么奇怪的眼神看我。”

    “但组织知道后会……”诸伏景光咽下那些可怕的词,握住他的手,看着他的眼睛问,“雨宫先生,您是不是没有考虑过之后的事?”

    “……”那当然是没有啦。

    尤德尔对这个世界又没什么留恋,之后哪管洪水滔天。

    活还是死,这种话题于他而言一点也不沉重,毕竟他体验过漫长又无意义的生命,甚至曾终结过一次自己的存在。

    他能够轻易放下自己的性命,但很难向一名道德感极高的警官解释脑子有问题的人的想法。总觉得,无论说什么诸伏景光听了都会生气。

    所以他沉默着,想往后退,却没能把手抽回。

    对方握住他手腕的手顺势一滑,扣紧了他。

    掌心相贴,湛蓝的猫眼认真地看过来。

    “我会保护您的。”黑发警官发誓道。

    “苏格兰……”

    诸伏景光打断了他,“相处两年,雨宫博士从来没叫过我的名字,以前是[助理君],有代号之后又是[苏格兰]……您很聪明,所以有些事早就察觉到了吧。”

    他正了正神色,柔和的猫眼瞬间变得凌厉。

    喜欢小猫咪的博士内心大喊:变回去!!

    “不许再说了,我突然听不懂日文。”尤德尔想捂住他的嘴,可双手被牢牢控制住。

    大概是错把他的震惊误解成了紧张害怕,诸伏景光又恢复温和的笑容,“我还可以用英文和法文各说一遍哦。”

    尤德尔想要阻止,但没有用。这位卧底的本质并不像他表面上那么温文儒雅,反而激进得很,一旦认定就一条路走到黑。

    “……现在停下来还可以当做无事发生,我亲爱的生活助理君。”

    然而,他面前的警官坚定地说:“其实我的真实身份是——日本公安,诸伏景光。”